搜索新聞

換了大屏還是黑板:智慧升級不容易

來源:投影時代 更新日期:2019-10-17 作者:那山那水

    國內86%的教室都已經配備大屏幕,甚至很大一部分教室配備了“書寫性”大屏幕——這種高端硬件的普及比例,在全球都已經是領先標桿。但是,很多電子白板、交互大屏企業和一線教師反饋:昂貴的大屏和普通黑板“差別不大”。

    大屏普及成了“黑板”

    從2018年以來,廠商的市場推廣關鍵詞看,“納米黑板”、“電子黑板”已經成為替代“交互白板”的新的“時髦名詞”。這種變化有兩個巨大意義:

    第一是,大屏交互顯示技術進步巨大。無論是屏幕顯示的尺寸、顯示的效果,還是互動書寫性能、模仿粉筆效果的書寫觀看體驗,甚至是產品的價格,都已經到了“可以替代傳統黑板”的水平。用電子技術替代黑板的好處顯而易見:僅僅一個沒有粉塵問題的優勢就足以受到一線教師和學生的大力歡迎。而且,電子黑板更能夠讓電子課件、多媒體教學手段“居于課堂中心,并更好的與書寫點評整合”。

換了大屏還是黑板:智慧升級不容易

    第二點,大屏成為黑板的替代物,也反映出一線應用過程中,大屏并沒有實現“真正的教學過程迭代升級”。廠商和老師,都愿意用電子黑板、納米黑板這樣的名詞,本質上就是對“大屏新功能”的“不感冒、印象有限、應用有限”的反饋。對此,行業人士指出“老師要的只是拿來就能用的產品,就跟手機一樣都知道怎么打電話發微信拍照”。這種情形,包含了對產品功能必須簡潔的要求,也包含了教學習慣遷移不易的現實。

    總之,大量普及的教室互動大屏,并沒有像產品簡介和國家標準要求的那樣,在復雜功能軟件上實現“應用突破”——雖然軟件功能開發是廠商產品差異性的熱衷點,但卻并不討一線教師的喜歡,甚至被認為是從培訓到實用的“障礙”。

    一開始就“搞錯了”方向

    為何智慧電子白板、交互液晶平板,開發了那么多的復雜功能,最后產品還退化成了一塊“電子黑板”呢?這其中主要是搞錯了兩個方向:

    首先是,教學過程中,課堂45分鐘,最寶貴的東西是什么?答案是“時間”。且不要說教師本身精力有限,即便教師充分的培訓之后、完全嫻熟的掌握了大屏產品的復雜功能,這些功能是否真的匹配課堂“45分鐘”的有限時間,也是一個大問題。一般情況下,復雜的操作,往往產生兩個問題——浪費時間;教與學的連續性中斷。

    所以,課堂之中真正堪用的電子信息功能,必然是“自然而然貫穿于課堂教學過程之中”,且“不增加額外時間與精力”成本的應用。而這樣的應用在交互大屏上并不多見。

    第二,很多真的很有用,很好的功能,沒有真正搞對“應用對象”。例如,很多課堂大屏強調能夠“做要點的標注”、并全部“隨堂保存下來”。這個功能真的很棒,而且不需要復雜的操作過程(簡單的一鍵截屏保存就可以了)。但是,很少有教師使用這一功能。

    因為,無論要點的標注、解釋多么完美,對于老師而言都是“早已經爛熟于心”的東西——實際上即便錄播的視頻課程,教師都很少返回去再看:因為這是教師最熟悉、最擅長的工作環節,這個環節不需要“事后不斷反復研究”。對于,隨堂保存的批注等內容,真正需要這些資源是“學生”。而學生不具有課堂大屏操作權限,也基本不具有課后的內容訪問和操作權限,更極少有學生配備了能夠存儲和閱讀這些內容的電子產品。

    所以,課堂教學產品的開發,一定要抓得住這個場景的特殊性:會議大屏中,會議簡要和批注保存是最常用功能;課堂場景中智慧大屏的這一功能卻沒有發揮作用。其問題根源就在于“作用對象”不同。

    課堂大屏,未來革命在于體系

    “不可能靠一塊屏幕、一種書寫交互、幾個軟件就改變課堂教學的傳統過程!”行業專家指出,在智慧教育中這塊屏幕只是一個載體、一個接口,一個系統中的“必要組件”:智慧教室的建設,一定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工程。

    從系統論角度看,行業人士認為,雖然課堂多媒體的名稱和技術不斷變化,產品形態不斷進步,直到今天的智慧納米黑板的最新形態,但是始終沒有跳出單一產品“單打獨斗”的狀態,始終沒有離開“教師寫、學生看”這樣一個簡單的“邏輯過程”。恰是這種在教學過程中的“傳統形態”,讓這塊科技大屏“不能創造教學新革命”。

    “早期的多媒體是幻燈片,是播放塑料紙或者膠片上的圖畫與文字,而現在不過是用PC和大屏幕,播放這些PPT而已”。這顯然不能稱為“革命”。

    “大屏只是在一個傳統課堂中的一個角落、傳統教學的一個環節改進了一個設備;未來的智慧教育則是要把教學過程、教室場景,包裝進一個完整的數字空間之中。”單純的從“大小”角度就可以看到“智慧化應用”的體系性特征:包括必須的大屏顯示、大屏交互,也要包括基于機器視覺和聽覺的場景感知;不僅是教師主導的設備,也要包括學生端的智慧終端;不僅是傳統呈現手段,也要包括VR、AR等新興的呈現技術……

    甚至,教學的基礎知識組織結構也應該徹底改變:從傳統的,一個知識點到另一個知識點,用線串點,最終成為一個樹形結構的過程;變成整體感知、提出疑問、解決疑問的體驗式學習過程。后者的核心是在整體知識框架主導下,去發現知識細節和要點,充分體現了興趣性和學生的參與性。

    這種變化不僅是教育的革命、教室的革命,更是設備廠商的革命:從提供部件設備到提供整體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也包括教學素材和內容,包括長期的設備運營和內容升級等資源支持,包括混合了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跨空間”學習管理……

    綜上所述,教室大屏的應用現狀“黑板化”恰恰能夠指明未來教學產業升級的“方向”——突破單一設備應用的思維,向系統化、體系化的信息化應用升級。

特別提醒:本文為原創作品,轉載請注明來源,翻版/抄襲必究!
最新電子白板及展臺觀察資訊

各地的白板教學活動正如火如荼進行中

一開學,各地東方中原白板教學活動一直火熱進行中,通過深度培訓、教研磨課、公開課展示、教學評比

霸氣!長虹教育在展會現場送出一體機

四川教育裝備博覽會,長虹教育展位人聲鼎沸。在展會現場,長虹教育舉辦的“長虹教育書寫馬拉松,你

廣告聯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機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時代網 版權所有 關于投影時代 | 聯系我們 | 歡迎來稿 | 網站地圖
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返回頂部 建議反饋
快速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一下
發表評論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